芥菜饭

 编辑: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06-06   浏览次数:

1.jpg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民俗传统的国家,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各民族各地区都有各自的民俗文化。这些民俗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生活,还增加了各个民族与各个地区群众的凝聚力,一定程度上,它也为一方文化增添了地域性色彩。比如,农历二月二这么一个日子,各地就有着各自不同的民俗文化。 
  农历二月二,俗称“龙抬头”,也叫“春龙节”。北方广泛流传着“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的民谚。人们在这一天要吃面条、春饼、炒黄豆、爆玉米花、吃猪头肉等。而且百姓普遍把食品名称加上“龙”的头衔:春饼叫“龙鳞;面条叫“龙须”;米饭叫“龙子”;馄饨叫“龙眼”。 
        小的时候,每年农历的二月二,我母亲就常常给我们做些爆玉米,炒黄豆,烙薄饼等小吃解馋。那时候只知道二月二才有这些东西吃,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吃它们。长大后才知道,所谓的“龙抬头”指的是经过冬眠,百虫开始苏醒,所以才说“二月二,龙抬头。” 而二月二所吃的东西带上“龙”字,是与一些龙的传说有关,无论是“挑龙头”、“吃龙胆”,还是“金豆开花,龙王升天,兴云布雨,五谷丰登”,都是百姓借此以示吉庆的一种民俗行为。 
  二月二这天,某些地区还有一项重要活动就是接“姑奶奶”,即已出嫁的女儿,回娘家住上几天。各地接姑奶奶回家的目的虽大致相同,理由却不同。据说南京二月二接姑奶奶回家的理由是“诉冤仇”,女儿回来后可倾诉在夫家的遭遇,父母则趁机劝慰自己的孩子,怎么勤俭持家,孝顺公婆,妯娌和睦。女儿在公婆家辛苦了一个正月,也好借此在自己的父母家休息休息,和闺中好友一起出去踏青游春,话话家常,过几天轻松日子。 
  而北京人接姑奶奶回家主要为休养犒劳。因为老北京人的礼数多,正月里“姑奶奶”是不能住在娘家的,正月初二到娘家拜了年后,也必须当天赶回婆家。到了二月初二,娘家人就来接女儿回去,住上几天或半个月,一是正月里忙活了好长时间,接回娘家好好歇一歇;二是新的一年刚开始,又要忙碌了,要犒劳犒劳。 
  二月二,许多地方还有一个讲究。这一天无论老人、大人还是小孩,都忙着去理发店理发。为什么二月二要理发?因为俗语中有“正月不剃头,剃头死舅舅”的说法。所以很多人在腊月理完发后,一个月都不再光顾理发店,直到“二月二”才解禁。据说在这一天理发能够带来一年的好运。因为二月二有“龙抬头”之说,剃龙头,也代表着人们的美好愿望,希望神龙赐福,使人鸿运当头、福星高照。不过,这一民间禁忌近年来已经逐渐淡薄。因为正月剃头死舅舅是民间误传,真正的意思是“正月剃头思旧”,后来就被老百姓传成了“死舅舅”了,我们都知道,正月剃头死不了舅舅,这只是民间一种传说,而且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自然我们是不能信它。

2.jpg 



         到了南方后,我发现,南方的二月二与北方的又截然不同。二月二,温州人有吃芥菜饭的习俗,当然文成人也不例外。每逢农历二月二,文成人家家户户都要做芥菜饭吃。记得第一次在文成吃芥菜饭时,我还十分的不习惯,不明白这样的日子为什么要吃芥菜饭?不是要烙薄饼、爆玉米、炒黄豆吗?这日子和芥菜又有什么瓜葛? 
     询问之后才得知,文成民间流传着“二月二吃了芥菜饭一年不会生疥疮”的民俗。据说旧时老百姓生活贫困,卫生意识淡薄,加上缺医少药,皮肤病(如疥疮)患者多,且易传染。因芥菜含有大量的叶绿素及维生素C,经常食用,能提高自身免疫能力,增强抵抗力,对人的皮肤有好处。故此地有“吃了芥菜饭不生疥疮”的说法。《瑞安县志》(文成部分地区旧属瑞安)里也曾有记载,“取芥菜煮饭食之,云能明目,盖取清精之义”。因此,每年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会炒芥菜饭来吃。近年来,由于我一直生活在文成,对文成的这些民风民俗体会的也更加深刻。 
    有关吃芥菜饭的习俗,民间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传说一天,乾隆皇帝微服察访民情,到浙南一农户家中,发现一名饱读诗书的青年张某因家境贫困,无法进京赴考,只得在家苦读诗书。张某热情好客,请乾隆皇帝吃顿便饭。正当准备做饭时,张某发现米缸里的米不够吃,又没菜肴。张某临机一动,计上心来。叫其妻先准备开火,自己从后门出去到菜园里剥来一把碧绿幼嫩的芥菜,加点佐料,煮成一锅绿中夹白的芥菜饭。乾隆皇帝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生猛海鲜,且时至晌午,早已饥肠辘辘,一闻到芳香扑鼻的芥菜饭,食欲大增,吃得津津有味,并赞不绝口,连问这绿里夹白的饭是什么饭。张妻答道:“这叫芥菜饭,吃了不会生疥疮。”刚巧这天是农历二月初二,二月二吃芥菜饭的习俗便从此传了下来。 
     眼看一年一度的二月二又要到了,许多人家又开始准备做芥菜饭吃了。当然了,芥菜饭自然离不开芥菜,在文成的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处处可见芥菜绿油油的身影。我家的楼顶也种了十来株芥菜,尽管没有精心地管理它,但芥菜仍长得青葱肥嫩,每片叶子都长得又宽又大,有些叶片足有一米长,倒像一张张芭蕉叶,微风一吹,那些叶子随风而舞,倒也婀娜多姿,由于芥菜长得肥大,每次摘一片叶子就可以吃上一餐。一样东西总吃,多少会厌。一次我对隔壁的老先生讲:“您要不要腌咸菜啊,把芥菜都拔了腌起来吧,长得太好了吃不了。”老先生笑着说:“先留着吧,还等着二月二烧芥菜饭呢。”听了我恍然大悟,是啊,还有二月二呢。 
  芥菜饭看着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然而并不是人人都会做,我也是经过讨教才略知了一二。其实芥菜饭的制作过程,也并不复杂。先将糯米煮成饭,再把芥菜嫩叶切细备用,将切好的猪肉倒入炒锅煎炒出油,再把切好的芥菜倒入锅里与肉同炒,芥菜炒熟后,即把糯米饭放入锅中同猪肉芥菜一起翻炒、拌匀,最后放盐、味精,焖一二分钟即可起锅开吃。如果喜欢味道浓一些,起锅前还可以加上虾皮、香菜等佐料。 
  刚出锅的芥菜饭香味十分浓郁,尤其从小吃着芥菜饭长大的文成本地人,每每芥菜饭那股香浓的味儿传来,便垂涎三尺。家乡的饭菜,有时候就像乡愁,它的味道总能勾起远离家乡的游子对家乡与亲人无限的回忆。人们常说,入乡随俗,这些年来,我在文成也尽量地融入当地的各种风俗,然而,每当农历二月二,一碗芥菜饭,常常也会勾起我这个异乡人那淡淡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