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木牵线说人生

 编辑: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06-07   浏览次数:

1.jpg 

夏念文正在表演木偶戏


  夏念文,珊溪镇桂山人,县木偶协会会员,17岁时跟随父亲学习木偶,由于天赋好,又钟爱木偶艺术,数年间,就学会了提线木偶及雕刻绘制、表演操作、演唱等各种技术,学会并出演了《高老庄》、《杨家将》、《五虎平西》、《呼家将》、《隋唐演义》等经典剧目。近期,在我县举办的首届“伯温杯”木偶戏(汇演)比赛中,由夏念文等表演的《金宝盘》获得此次比赛的金奖,日前,记者前往珊溪镇,探访木偶戏传人夏念文与木偶戏的不解之缘。 

2.jpg 

3.jpg 

木偶戏人物


功夫:道具表演与人合一  
   

  夏念文介绍,他的父亲是一位做木偶戏的老艺人,从16岁开始到80岁,一直从事木偶戏表演。他从小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对木偶戏也耳濡目染,也时常跟着操作一番。初中毕业的那一年他17岁,为了学一门手艺,便跟着父亲学习木偶戏表演。  
  木偶戏又叫做人偶戏或傀儡戏,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木偶戏就已经出现了,而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木偶戏进入了它的兴盛时期。木偶戏根据其操控方法的不同,有着不同的分类,有布袋木偶、提线木偶、杖头木偶、铁线木偶等。据文成县志载,我县的木偶戏系由明初经泰顺传入,与泰顺木偶戏同出一源,多为提线木偶。夏念文所学的就是提线木偶。他说,提线木偶戏看似简单,真正操作起来很难。  
  据介绍,提线木偶高约两尺,是由偶头、笼腹、四肢、提线和勾牌组成。偶头以樟、椴或柳木雕成,内设机关,五官表情丰富;竹制胸腹,手有文、武之分,舞枪弄棒,笔走龙蛇,把盏挥扇,妙趣横生;脚分赤、靴、旦3种,勾牌与关节间有长约3尺的提线。提线一般为16 条,木偶动作需要取舍,合阳线戏基本提线5条,做特技时可增加到30余条。  
  凭着对木偶戏的爱好,经过三年的艰苦学习,夏念文才开始正式登台。  
  夏念文告诉记者,表演木偶戏首先要有基本的舞台功力,唱、念、坐、打的基本功不能比一般的戏剧演员差。“学会了唱戏还要学习操纵木偶,一招一式都要百般苦练,在台上的时候要做到人和木偶形神合一,有的木偶脚上动作表现不出来,就要靠人来表现,木偶的动作眼神到哪儿,人的动作眼神也要到哪儿,这样才算做到了火候,这也是木偶演员比一般戏剧演员高明的地方。要想表演好提线木偶,没有三四年的基本功是无法登台的。”夏念文说。  

4.jpg 

未加工完的半成品

5.jpg 

木偶戏人物

手艺:同样焕发着生命力  
   
  采访中,记者在夏念文的仓库中看到架子上摆满已完成的木偶和未加工完的半成品。夏念文说,一位真正的木偶戏艺人,光会表演还不行,还要会制作木偶。他从和父亲学做木偶戏表演起,也开始学习制作木偶。制作木偶的过程十分繁琐。据其介绍,这些木偶从原料到完成的整个过程都是由他自己完成的,一个木偶大约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要经过选材、雕刻、风箱、火炉、烤干、上色以及缝制衣服、制作头饰等大大小小近百道工序才能完成。  
  “演出的时候,木偶要穿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头饰、胡子,都是有讲究的,要配好,否则会影响演出质量。”夏念文说。据其一起演出的堂弟介绍,由于堂兄制作的木偶精致,不仅他们剧团所用的木偶是他精心制作出来的,许多剧团也向他购买木偶。在他眼里,这些栩栩如生、小巧可爱的木偶同样焕发着生命力。  
  据了解,夏念文在制作木偶时,并不满足传统技艺,还大胆的进行改造和革新,在发挥提线木偶特色独具的操纵法基础上,进一步使木偶人物的耳朵、舌头、眼睛、胡须、手指等都可以活动,能做各种动作,富于传神示意。由于其木偶人的脸型和脸谱形象夸张逼真,栩栩如生,上世纪80年代,曾有许多商人前来收购他所制作的木偶作为民间工艺出口到国外。那时一般的木偶可卖到700-800元一个,做工精致的可卖到1300-1500元一个。他说:“最多的一年,我曾出售了500余个木偶。” 

6.jpg 

木偶戏表演中

   
担忧:保护传承迫在眉睫  
   
  从17岁接触木偶戏至今,夏念文已接触木偶戏30余年,如今他会表演的剧目有30余个,其中包括《高老庄》、《杨家将》、《五虎平西》、《呼家将》、《隋唐演义》等经典剧目。  
  “木偶戏有着经济实惠、通俗易懂的优点,上个世纪,木偶戏在山区农村特受大家喜爱。几乎逢年过节,每个村都会举行几天木偶戏表演,木偶剧团很是抢手。”夏念文说,“一年中,我有11个月都在外面表演,经常一天两场,足迹遍布文成、平阳、苍南、泰顺等地区,有时为提前演出,有些地方还为争抢剧团发生争执。如今随着各种电子产品的冲击,木偶戏逐渐被冷落了。”  
  据了解,民国期间,木偶戏在文成最为盛行,全境有木偶戏班达50余个,上世纪80年代前后,木偶戏剧团还有30多个,艺人有300余人,后来随着电视、网络等媒体的冲击,木偶戏越来越被忽略。目前,我县木偶剧团已由原来的50余个剩下19个,艺人也减少了几百人。  
  如今,令夏念文担忧的是,由于受众萎缩,10多年来,特别是年轻一代少有愿意学习这门手艺的人,而现有的提线木偶戏艺人也逐渐步入老龄化,由于“后继无人”,一些木偶制作技艺和演出技法正濒临失传。  
  “木偶戏是我国民间传统的表演艺术之一,其在表演过程中,不仅丰富了农村人民的文化生活,戏剧里的情节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人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保护木偶戏的传承发展有着很大的价值。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木偶戏已渐走渐远。当下,做好提线木偶戏的保护传承工作迫在眉睫。”夏念文说。  
  后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提线木偶戏曾在丰富偏僻山区人民及中老年群体的文化生活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的存在也很好的促进农村文化的发展与繁荣,同时也促进了和谐社会的建设。因此,2006年,我县将木偶戏列入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访中,夏念文也一再表示,希望社会各界能重视和扶持提线木偶戏产业发展,让提线木偶戏能被更多的老百姓所熟识、喜爱。 (文图/张嘉丽 实习记者  周凌志)